蔣公的面子與徐興無的風骨

不久前的南大語言學敎授事件中,前任院長丁帆以個人名義勇擔引人失察之責,令人欽佩。據稱,現任院長徐興無則先斬後奏,未經學校直接以全院敎師(共同體)名義發佈聲明。該聲明文辭酣暢,態度直截了當,乍讀令人拍案,頗爲解氣。然仔細分析聲明最後一段若干表述,似乎又暗藏不少「內幕」。

xxw.jpg「向沈陽本人表達了上述聲明、立場和建議」大致表明,在最終調查結論出爐前,「共同體」便依據「師德一票否決」傳統,直接把涉事敎授判爲「他不符合」了。「同時南京大學文學院將此聲明上報學校黨政」,「同時」、「上報」的表述似乎又間接證實了院長領銜「先斬後奏」的說法。另據一些真僞莫辨的朋友圈截圖,院長的快人快語,亦引來不少喝彩,獲讚「不屑俗流,士人風骨」。

  • 我們絕不說找組織之類的屁話,因爲我們就是組織。
  • 至於校方的態度,那是他們的事情。
  • 看看話劇《蔣公的面子》就可以知道南京大學文學院是什麼人在。
  • 我們的態度是,有本事把老子的院長、副院長免了,我們正好有時間好好敎書、做科研。

據稱,《蔣公的面子》這部話劇主題就有關文人風骨。但我覺着,該院有操之過激之嫌——直至四月中旬,涉事敎授依然「處於等待覈查和調查的階段」(《文學院關於暫停沈陽所開課程的決定》)。按照目前的用人制度,選人、用人的是黨委組織部門。院長此番言論,對聲明中的「共同體」而言,可能是彰顯了「風骨」;對選任他的黨委組織部門而言,則可能僅僅是「意氣」而已——視黨委的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爲無物,不知置學校黨政於何地?

jgdmz1.jpg

誠然,大學敎授就應該這般意氣風發、風骨卓然,不然與我等社會俗人何異?但在目前體制下擔任院長者,已非純粹之敎授,他也是黨的正處級幹部。此時的他有進之道,無退之理:現在意欲掛冠懸節,當初何必拂衣褰裳?因爲愛惜羽毛,便隨輿論起舞,未審先判,先斬後奏。聲明以外,又有許多情緒話語,以罷官辭朝相威脅,看似敢於擔當,我倒覺着是另一種推卸、無擔當,難免被我這樣的俗人以爲他是在藉機沽名。

文人過於愛惜羽毛,以一時意氣爲風骨,常常想着退路撂挑子,不能信任,不可重用。

jgdmz1.jpg話說回來,該院所排話劇《蔣公的面子》借「古」喻今,正反映了當前體制下「文人」之矛盾心境與兩難處境。現在,徐興無院長親率全院敎職員工向全社會觀眾出演了院編劇本,傾情表現自身身份轉換的困境。我也藉此寫篇「公的面子與徐興無的風骨」,不是爲了批判院長,更不是贊成敎師失德,而是批判自己纔涉世一年多,便機械至深,如此世故,警示自己要保持清澈明亮的心境。

這事曝光以來,自己第一時間想到的竟然不是要擊掌讚歎院長的風骨,而是覺着這是文人爲政的「陋習」。我變了,變得世故了!近來多次反思自己之世故:不愛表達意見,喜怒不形於色,對誰都一團和氣,不講專業,不講原則。枉道驅逐直道,內心不再清澈明亮,不要說風骨了,連半點兒少年意氣都找不着了!

当前网速较慢或者你使用的浏览器不支持博客特定功能,请尝试刷新或换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