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於 XeLaTeX 的中文直書方案

讀書的人不多,讀「直排」書的人就更稀見。十年前,境內還能偶爾看到一些出版社以「直排」方式出版一些古籍圖書。半個世紀以來,「橫排」逐漸成爲出版物排版的主流。目下,僅有境外幾家出版社偶爾還以「直排」方式出版一些文史讀物。前幾日瀏覽素材,看到過去十年間網絡上零零散散的基於 LaTeX 中文直排方案,逐一分析下來,發覺大都需要完善需求、更新源碼。便趁着飲酒吹風而感冒閉門的光景,嘗試整理出一份基於 XeLaTeX 與 XeCJK 的中文直書方案。

過去的六個九月十號

編按:今日決定「歸正」。閉門一日,完善域名。趁着網站由 http 協議轉爲 https 協議的機會,臨時拼湊一文,以測試網站訪問效果。東西南北,征途漫漫。男女老幼,長亭西風。自畢業以來,不覺間已歷六個九月十日。抓筆無文,只剩下一堆絮絮叨叨,長吁短歎。

蔣公的面子與徐興無的風骨

不久前的南大語言學敎授事件中,前任院長丁帆以個人名義勇擔引人失察之責,令人欽佩。據稱,現任院長徐興無則先斬後奏,未經學校直接以全院敎師(共同體)名義發佈聲明。該聲明文辭酣暢,態度直截了當,乍讀令人拍案,頗爲解氣。然仔細分析聲明最後一段若干表述,似乎又暗藏不少「內幕」。

編舟囈語

編書甚苦,進展頗慢,一日幾字,學海爬梳,皓首似難窮經,間亦嘆曰:「埋首書冊了無日,不如拋卻去尋春」。或曰,市面辭書繁多,且 APP 流行,查閱便捷,不缺你這一本,編之無益。故此間頗多感慨,零零散散,且記錄在此備查。

秋登旗峯山

緣起

十月廿二,與(前)工友二人,登東莞聖山旗峯山。每遇良辰美景,輒自嘆「登山有情情滿懷,頌嶽無詩詩難覓」。三人下山,見亭青如春,遂搜腸刮肚,編造三言兩語,亦推心置腹,略表登高之誼爾。

当前网速较慢或者你使用的浏览器不支持博客特定功能,请尝试刷新或换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