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桃术
Author

偷桃术

康师傅冰红茶 三閭大學新聞系二年級二班正敎授級小說家     Friday, October 25, 2019 23:28     3907     8 min     

◉返回文選列表

⦿ 作者的話 ⦿
本文主要情节完全改编自《故事会》某期某篇作品。所以,若非编者威逼利诱,作者是不愿意将此文公开登载在这儿的。特此声明。 🈡

民间自古流传着老人活久了会偷儿孙寿命的说法,殊不知儿孙也能偷老人寿命,偷桃术即如此。

偷桃术,即是剪来年满五十以上的老人的头发,放在孩子的枕头底下七天,再以香火供上三日,之后放在糯米中,拿生鸡血浸湿头发,把老人的生辰八字和头发埋在背阴的地方,在向阳的地方放上孩子的八字,拿红布包上,用石头压着,不出四十九天,老人的寿命便会转移到孩子身上去 。不过人的寿命都是有定数的,偷人寿命者,是会遭大报应的。

话说三贵是镇上给人剃头的,有间店铺,生意还算不错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还是会挑上担子去村里给人剪头发。这天,天气暖洋洋的,三贵挑了担子去永寿村。永寿村是个长寿村,老人大多长寿。他一进村,就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树底下坐着聊家常。他图方便,就在树旁边摆好东西开始干活。不过这回的三贵显得有些心不在焉,老是往在树底下坐着的老人那瞧,差点伤到人孩子,他忙给人道不是。到了下午他才忙完,却不急走,还跟那几个老人聊天。他问其中一个老人:「王阿伯,您不剪头?」王阿伯摆摆手,说本来就没多少头发,再剪就没了。可一听三贵说不收钱,立马答应。在剪头发的过程中,趁没人注意,他把王阿伯剪下来的头发悄悄藏起来。

晚上十一点多,镇上人家大都熄了灯,而三贵家的后门还亮着灯。三贵的儿子猛子出来撒尿,看到他爸在门口跟人说话,两个人都神秘兮兮的,生怕被人发现。因为天黑,他爸跟谁讲话他也看不清,不过单听口音,他就觉得是上次深夜来求他爸的那个男人。「过几天我再给你弄,先收好让孩子枕着。」三贵把一个布袋交给男人,男人把钱给他,然后打开布袋看,里面装了一撮白头发和一张纸条,男人这才离开 。这一切猛子看得清楚,这样的场景他不知看过多少回了,他爸总是在大晚上跟人在门口说话,他问是什么事,他爸却说他一个小孩子不能多问。

天一早,猛子起身背上一大袋的瓶子,去收废品的田大爷那里。田大爷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,没妻子儿女的,一个人守着他的废品站,整天笑呵呵的,待人很好。猛子把废品给了田大爷后,算清楚钱,田大爷又跟往常一样多算了几毛钱给他,还把刚修好的玩具给他。许是投缘,田大爷很喜欢他。而他家里也没有爷爷奶奶,也格外跟田大爷亲近。明明一老一少没任何血缘,却亲得跟亲祖孙一样。

下午,同样住在镇上的姑娘嘉瑶也过来卖废品。嘉瑶心地很好,知道田大爷一个人孤单,有空会过来给他送吃的,陪他聊天的。可后来不知怎么的,他忽然间好了,健康长到现在,他以为这个病长大了就没事的,没想到现在又发病。

过了几天,听说猛子病还没好,田大爷和嘉瑶特地带着补品来看猛子。见到不过才几天的功夫,猛子病得跟蜕了层皮一样,消瘦许多,没半点精气神,可把他们吓一跳。田大爷忙说如果治病钱不够,他可以出,反正他早就把猛子看做自个的亲孙子。 夜又深了一层,镇上静悄悄的。三贵家却时不时传来咳嗽声,仿佛心肺都能咳出来。三贵媳妇悄悄说:「孩子他爸,再试试那个办法吧,不然猛子这样哪里能好。」「可上哪去找人?总不能再去永寿村吧?」三贵蹲在门口,旱烟抽了一茬又一茬。夫妻俩沉默了一下,屋里的光渐渐暗淡下来,三贵媳妇忽然开口,往某处指了指:「喏,那可不就是现成的。」他一惊,想了想,眼神中随即闪过一道厉色。

第二天下午,三贵挑担子去了废品站,说猛子希望田大爷能剪个干净的头发去看他,田大爷忙答应。偏偏这时嘉瑶过来,因为废品多,周围声音杂,没人注意到她。她刚要过去,却看到三贵把田大爷剪下来的头发放进一个布袋里,小心揣进兜里。这让她一愣,平时三贵剪的头发都是扔地上的,怎么这次还保存起来?接着三贵又问田大爷的年岁生日。这让她心下生疑,好好的怎么会问这个呢?

晚上,三贵把装有头发的布袋放到猛子枕头底下。就这样过了十来天后,猛子半夜睡得迷迷糊糊,他一直喊口渴,但没人给他拿水。没办法他只好勉强挣扎身子起来,喝了水,他听到院子里好像有动静,就过去看,这一看,把他看傻了。院子里此时跟电视里道士做法的摆置一样,院子中间摆了一张桌子,放着齐全的贡品,旁边还栓了只大公鸡。看到,他爸把那天塞到他枕头底下的布袋拿了出来,里面还是一张纸条和一撮头发,他爸将头发放到一碗糯米里,之后杀了大公鸡,把血滴到糯米中。偏这时一阵风吹来,吹走了那张纸条,好巧不巧的,正好落在他的脚边,他捡起来看,发现上面写的是田大爷的名字。三贵夫妻见是他,惊了一下,立即把纸条抢走,赶他回去睡。接下来的日子,猛子出乎预料的渐渐痊愈,脸色一天天红润起来。

而另一边的田大爷却离奇生病,去看也看不出病因。见他一天比一天憔悴,嘉瑶急得很。有一天,她突然发现田大爷印堂上竟然有一团黑气,她一怔。她祖父辈是给人算命起家的,虽现在早就不干这一行,但她是跟着爷爷长大的,其中古怪她是能看出来。她心想田大爷不是真生病,而是有邪物在作祟。 随后她去看猛子,发现猛子好了许多,她心里才舒坦点,她把田大爷生病的事说来,猛子也担心。两个人聊了一会,猛子忽然问:「姐姐,这世界上真的有巫术吗?」嘉瑶惊道:「你怎么问这个?」「因为我的病去看了也不见好,可我爸在院子里做法就能好。」猛子把那天看到的场景说给嘉瑶听。嘉瑶一愣,她想起那天三贵把田大爷的头发藏起来的事。她赶紧回去翻书查看,她家里有一箱子专门记载旁门左术的古籍,但很少翻开来看。她爷爷说这些书虽然有用,但都是会害人的,不能外传,以后他得带到地下去。「头发,糯米……偷桃术!」她一页页翻找,在偷桃术那页停了下来,果然跟猛子说的一样。看来三贵为了救猛子,竟然对田大爷用了偷桃术!

她冷静下来后,想到万物一物克一物,能有偷桃术,肯定有破解的办法。她再一翻,果然,在偷桃术的后面记载了破解的法子。她把三贵的事情如实告诉给田大爷听,又为他破解了偷桃术。不出五天,田大爷确实恢复了许多。可那边的猛子却又发病,这可把三贵愁得睡不着,明明他是按照法子来的,怎么每次都行,这次却不行呢?知道猛子又病重,而自己病好,田大爷才不得不相信原来真的有这样神奇的法子。可他哪里舍得猛子病,他宁愿病的是自己。他问嘉瑶,如果彻底破解了偷桃术,猛子还能治好吗?嘉瑶摇头,猛子的病确实难治,估计以后都是难活的,而确实只有偷桃术这个办法能延续猛子寿命。她还说被下偷桃术的人,只要另一个继续活着,另一个则会慢慢死去。他一听,老脸一抹,忙说他不破解了,只要猛子能好,就算是一命换一命,他也甘愿。这让嘉瑶为难,谁知田大爷不等她答应,剪了自己的头发跑去三贵家,嘉瑶也跟了去。「拿我头发快去救猛子!」田大爷一进门就是这句话。三贵一楞,嘉瑶解释说她已经知道偷桃术的事情了,猛子之所以病好,偷桃术的事情了,猛子之所以病好,是她破解了偷桃术,而现在田大爷知道是三贵在害他,但还是选择去救猛子。

「猛子我已经看过了,这个病本不是他受的。难道你就没想过,猛子为何多病又难治吗?」嘉瑶问他:「你究竟用了多少次偷桃术?」她看书上说,偷桃术用一次,便有一次报应,猛子能病成这个样,想来三贵造孽太多。三贵一楞,把事情道来。他说他之前给一个过路人剪头发,过路人没钱给他,就把偷桃术告诉他。起初他也没想用这个法子的,可后来猛子染上恶疾,怎么治都治不好,他便想到偷桃术。他按照其中办法,剪来一个长寿老人的头发去做法,猛子就是这样才治好的。

他本来想猛子病好就不再用偷桃术的,毕竟是害人的法子。可之前家里为了给猛子治病,穷得只剩四堵墙,猛子是好了,他哪里有能力养活。他被逼得没办法,心想自己是剪头发的,又知道这个神秘的偷桃术,便动了邪念。他收来老人的头发,又暗中出高价说自己能救治体弱多病的孩子,他就是靠这样的法子才攒下如今的家业。嘉瑶听他说,连连叹息:「你用偷桃术害了这么多人,难道你以为害人真的没报应吗?你可知道,你害人一次,报应就会报在猛子身上一次,猛子的病都是你的恶果。」

三贵这才明了,怪不得猛子这些年总是犯病又治不好,原因竟是出自他。这些年他用偷桃术用得多了,心早就麻木,他不是没怕过,可他一想到他活得好好的,哪里有什么报应,就不再怕。没想到,原来报应都到猛子身上去了。他忙跪求嘉瑶治好猛子,他的恶果他来偿还。嘉瑶叹息说,猛子病是因为偷桃术,能治好他的也只有偷桃术。田大爷赶紧说只要能救猛子,他可以不要他这条老命。大家哪能答应他,总不能为了猛子去伤害他,这可是真能害死人的。偏这时候猛子又发病,咳得差点上不来气,憋得一脸青。田大爷看得心疼,随即一咬牙,拿了把剪刀对着脖子,说如果救不活猛子,他也不活了!大家伙你看我,我看你的,最终,三贵一狠,含泪接过他的头发,又给他磕了三个头,说认他做干爹,以后猛子就是他孙子。以后无论怎么样,他们一家都会孝敬他的。

猛子在病中睡了很久,突然有一天,他在梦里看到田大爷从一道白光里走进来,很慈祥地摸着他的头说:「以后可要健康长大啊。」说完田大爷离开,他想伸手去拉,可怎么拉怎么喊,田大爷还是一直往外走。「田爷爷!」他急得喊了一声,立马从梦中醒来。三贵夫妻搂着儿子喜极而泣,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:「田爷爷去哪了?」 三贵夫妻面面相觑,一阵沉默。等猛子痊愈,嘉瑶带去他废品站,田大爷照旧在那里收废品,不过人很沧桑,仿佛老了几十岁一样。「田爷爷!」猛子扑到田大爷怀里,田大爷跟梦里一样摸着他的头,说着跟梦里一样的话。祖孙俩相互依偎在太阳光下,温暖又和谐。

嘉瑶却背过身去抹眼泪,而后又默默看着他们……

作者自稱,小說情節改編自《故事會》某篇作品。儘管這樣,但在重寫情節的過程中,仍見作者的功底,因錄在此處。編者未易一字。

◉返回文選列表

The article was recently updated on Saturday, November 9, 2019, 18:03:28 by 李二狗.